北京永嘉川仪阀门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10-6731875
邮箱:service@gaodeng-sz.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再访楼兰酿酒师Gregory Michel

编辑:北京永嘉川仪阀门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再访楼兰酿酒师Gregory Michel
来自法国南部的Gregory Michel(在楼兰大家称呼他格瑞),拥有法国酿酒师文凭,曾经在法国南部、土耳其甚至越南的葡萄酒厂工作过。但是,已有15年酿造经验的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中国的楼兰度过的,这也使他成为在中国做酒时间最长的国外酿酒师之一。

2011年6月份曾与他在酒厂有过短暂的接触,颇具亲和力的他在参观结束后把自己的中国妻子和女儿介绍给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以葡萄酒为缘建立起来的美满家庭,不由得心生感动。今年的10月我们再次拜访楼兰,并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您最初是怎么了解中国的?又是什么原因来到中国?

格瑞:在来中国之前,我对中国的了解主要是来自学校的历史和地理课本。1997年,法国媒体对中国报道的还不多。我来中国并非偶然,大学毕业后原计划是去加利福尼亚的,当时我有个朋友和楼兰前老板关系好,带我来了中国。我刚来中国完全是好奇心的驱使。

记者:到楼兰以后,您喜欢当时的工作吗?

格瑞:选择楼兰是为了酿造优质葡萄酒,这给了我挑战,使我有机会参与著名品牌的建设和发展。

记者:在中国期间您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格瑞:1997年到2003年我在楼兰连续工作了5年,后来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自我2010年回到楼兰以后,我就肩负两项重要职责:一是组建和管理技术部和质量管理部。实际上就是制定所有的技术工艺并确保这些标准工艺能够在酿造车间、基地、化验室和包装车间贯彻实施;二是监控新酒发酵、葡萄酒陈酿,并调配不同质量的葡萄酒。

记者:请介绍一下在楼兰和吐鲁番地区酿酒有些什么困难?在这个地区酿造优质葡萄酒的潜力何在?

格瑞:在过去的几年里,酿酒师的工作变得轻松了,环境也改善了很多。世界上很多知名品牌的酿酒辅料和设备卖到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更令人高兴的是,工作中要找到那些葡萄酒专业毕业且有一定酿造经验的同事,也并非难事。根据风土条件,新疆南部具有酿造顶级葡萄酒的巨大潜力。未来,在新疆地区酿酒葡萄的栽培方式应当予以重视,必须找到适合当地气候和土壤的新方法。这样,会帮助我们提高葡萄质量,降低生产成本。还有,在新疆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与其他地区,乃至国外的运输距离太长,物流耗费的时间和成本很高。

记者:作为一个酿酒师,您觉得酿酒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格瑞:勤奋工作、敏锐的品酒能力和严谨的工作作风。

记者:能否谈一下您对中国葡萄酒的看法?例如质量、价格、葡萄园等方面。

格瑞:中国最近这些年生产的葡萄酒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改进和提高,大部分酿酒企业进口了很先进的设备并拥有从中国葡萄酒学院毕业的优秀员工,有时还吸收从海外葡萄酒学院毕业的优秀员工,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目前,我认为需要完善的是葡萄的生产,还有就是葡萄种植户和酿造企业的关系需要加强。此外,和西方市场相比,中国市场的葡萄酒价格还是偏高的。我们知道,在成熟的消费者面前,市场会变得越来越透明。

记者:您觉得中国葡萄酒行业存在的问题是什么?您有什么建议?

格瑞:我个人认为中国葡萄酒行业存在以下问题:一是酿酒葡萄品种比较单一;二是酿酒企业对基地管控力度不够,需要加强措施来改进葡萄园,同时,也需改善葡萄种植户和酿酒企业的关系;第三是机械化水平较低,会导致葡萄园管理成本的增加;第四是市场上还充斥着大量假冒葡萄酒。我认为全世界生产葡萄酒的国家会越来越多。中国有望成为葡萄酒消费和生产方面的重要国家。不管将来中国葡萄酒的形象如何改变,中国首先需要完善现有的法律法规。除了葡萄酒生产的基本标准及葡萄酒的分析规范外,中国在这些方面还没有特别有针对性的法规,比如葡萄园限产、酿酒葡萄的产地规范、年份及葡萄品种在酒标上的标注等等。必须制定更多更细的葡萄酒法规,同时还要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些法规的监督和执行中来。

记者:除了新疆地区,您还品尝过哪些产区的葡萄酒?如何评价它们?

格瑞:我品过的酒不是很多。我有机会品尝过宁夏的葡萄酒,质量很不错。

记者:问一个私人问题。您怎么评价中国的文化?你是怎么爱上一个中国女孩的?我们知道你们已经有了三个孩子,非常羡慕您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格瑞:和我的妻子及三个孩子在一起,我非常幸福。15年前,在荒漠戈壁,尤其是塔克拉玛干这样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法国青年要找到合适的妻子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有幸找到了自己的所爱。今天,我依然非常欣慰,那就是我们的孩子生活中两种文化背景之中,这对孩子们来说非常有益。

记者:未来几年,您有什么打算?还会在中国工作吗?

格瑞:我未来的计划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楼兰的发展。我估计自己不会长久的在楼兰工作,我想我的职业生涯将会辗转在法国和中国之间。
上一条:建材五金转战国内市场 下一条:中国卫浴行业在营销渠道上的两大矛盾